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文化 > 新闻
莞草青青今安在
字体大小: 发布日期: 2014-10-08 09:45 作者:熊小芬 责编:

郭树容《莞草收割时》

  珠江口岸,狮子洋上,东江之水,逶迤而来。咸淡水的汇聚之处,孕育着勤劳的东莞人民,也生长着一种坚韧的水草。东莞因之而名,也资之以富。这种水草,当地人唤之“咸草”、“针草”。而它真正为人知晓的名字是“莞草”。

  莞草的历史比东莞的历史早得多。早在《诗经》里,就有“下莞上簟,乃安斯寝”的诗句。东莞文史泰斗杨宝霖先生,在一次谈及莞草与沙田镇之间关系的时候,曾表示:历史上不是所有关于莞席的记载都是产于东莞的。

  然而东莞与莞草之间难以割舍的关系,不仅仅单是一个“莞”字所牵扯来的,更重要的是莞草曾对东莞人民的经济生活、文化习俗有着重大的影响。时至今日,莞草绝迹,草织品罕见,我们旧调重弹,为了忘却的纪念,也为了那份寻根的乡愁。

  莞草青青 沙田肇始

  杨宝霖先生表示:“据莞草的生长条件以及沙田镇的地理位置、气候条件等,东莞市沙田镇应该是历史上种植莞草最多的地方。但是为什么至今并未发现关于沙田种植莞草的历史记载?”

  根据杨宝霖的考证,有以下的几种原因。首先,建国前并无“沙田”这个行政区域,沙田分别由虎门、厚街、麻涌等地多方管属。其次,在历史上沙田没有什么文人。“根据《东莞县志》的记载,沙田历史上甚至连一个举人都没有。没有文人,当然连记录沙田事迹的记载也找不到了。”第三,一直以来都是沙田负责种植莞草,收获后再拿到厚街、莞城、道滘等镇编织,再经厚街、虎门等地出口,因此因莞草出名的地方不是沙田反而是厚街、虎门等莞草的编织地、出口地。

  古时的沙田镇是一片汪洋,后来经过长年累月的冲积,在东江南支流和狮子洋交汇处逐步形成滩涂和沙洲。厚街镇“海月风帆”公园的海月岩可以证明这一点。杨宝霖指出,“古时的海月岩下就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海。海月岩上的水纹痕迹大概有三米多高,一横一横地一直延伸到泥土之上。这些水纹痕迹就是见证着海水退却而形成陆地的过程。”后来,因为要在海月岩上建造一座庙宇,把很多的水纹痕迹破坏掉了。

  而在东江之流和狮子洋交汇之处逐步由滩涂演变成耕地的过程中,种植莞草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举措。“但凡一个‘沙田’的形成必种莞草,”杨宝霖如此断言。“茂密的咸草(莞草)能够使河流上游带来的泥沙(腐殖质)沉淀,这些泥沙不出三年就能露出水面形成耕地。农民们把这些耕地围起来种植水稻,于是形成了围田。”

  “陈伯陶《东莞县志》里有4卷《沙田志》。《沙田志》讲的并不是沙田镇的情况,而是讲万顷沙、以及现在沙田镇这些滩涂面积如何形成耕地的整个过程,还有东莞跟中山、顺德、番禺等地打官司争夺万顷沙田的情况。根据《沙田志》的记载,‘沙田’都是由滩涂演变而成的,而一个‘沙田’的形成必种莞草。”杨宝霖表示。

  由盛至衰 兴勃亡忽

  莞草的编织技艺并不算太复杂。莞草的历史价值,其实更多的在于其经济意义以及对东莞人民的生活和文化的影响。

  民国时《东莞县志》记载:“莞席近销行外洋,靖康濒海诸乡种植愈伙,制作愈工,每一席庄用男妇百数十人,获利甚巨,实出产一大宗”,“花席产东莞,以销美国为最多,此外,通商各埠均有行销”。

  根据90年代以及近期出版的《东莞市志》,到1914年,东莞每年输出草织品约18万包,草田面积增加到2.6万多亩,年产草量约1.75万吨。建国以后,莞草生产发展很快,1965年至1969年连续5年总产量都保持在1.5万吨以上,是莞草生产的最佳时期,主要草区集中在沿海的厚街、虎门、长安,其面积、产量占东莞九成以上。

  1980年至1982年,莞草的总产量仍保持在1.5万吨以上。但80年初之后,因草价降低,草织业后继乏人及塑料制品大行其道,东莞的莞草种植业日渐式微。1987年,莞草种植面积下降至1.2万亩,总产量只有7654.9吨。90年代,东莞全市已无莞草种植。

  东莞全县从1960至1969年,平均每年出口草织品创汇142.13万美元;1970年至1979年,平均每年出口创汇406.74万美元;1980至1985年,平均每年出口创汇573.39万美元,其中1982年出口创汇709.99万美元,为建国以来最高的一年。

  引淡驱咸,是东莞草织业急遽衰落的另一重要原因。1983年起,东莞推行引淡驱咸,扩大水稻种植面积,东江沿岸及入海口兴修了一系列水利工程,海水难以涨入内陆水田,优质莞草赖以生存的土壤日渐消逝,种植面积急速缩小。与此同时,国际水草市场滞销,草席行业逐渐消失。90年代塑料制品大量进入市场,并完全取代了原来的草织产品市场。东莞两千多年的传统手工草织业,被逼停产。家家户户织蒲团的场景,也不再重现。

  非遗重生 寄托幽深

  9月26日,位于沙田镇福禄沙村莞草种植基地的5亩莞草迎来收割。这是自2013年在沙田镇建立了“莞草种植基地”后,第二年收割莞草。2007年,莞草编织被列入东莞市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并于当年成功申报为广东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据悉,今年的莞草种植和编织工作依然分开进行,由市莞草专家专人指导,沙田负责种植,厚街负责晾晒,道滘负责编织。这是让莞草借“非遗”保护“复活”的重要工作。

  而在厚街镇新塘社区,早在10多年以前就建立了致富思源展览馆,里面有一套收割莞草、编织草席的工具,还展出昔日大量珍贵的历史图片。新塘社区有关负责人表示,致富思源展览馆将搬迁,关于莞草的一切展品也将会到新的展览馆,让后人不忘历史。过去,新塘村的妇女都会编织草席、蒲团,帮补一家的生计。

  根据杨宝霖的考证,东莞的“莞”字源于莞草,而并非莞香。他指出,“莞香是古时文人雅士们最喜爱的物品,但缺乏大众化的群众基础。而莞草才真正对东莞人民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杨宝霖希望现在的文史研究者尤其是沙田的文化人,要写好“莞草”这本历史书。他还提出分为四大部分进行研究,再做整合。首先,写莞草的种植。讲述莞草的品种、生长种植的过程、生产管理的技术等。第二,写莞草的收割。包括割草(砍草)、晒草、拣草、破草等整个艰辛的流程。第三,写编织草席以及其他草织品的过程。包括染色过程、草席的规格以及种类、草席的花纹等等。第四,写莞草的出口。“把以上四个部分分别写好,再整理成册,就可以成为一本关于莞草的专业书籍”,杨宝霖表示。

   采访手记

  身为一个土生土长的80后东莞人,自问对家乡的感情非常深厚,却对莞草的认识十分淡薄。这是我在操作这次“莞草”话题过程中的一大感受。

  通过采访新塘社区的致富思源展览馆,跟莞草种植专家陈沛涛聊天,我才在脑海中重现了一幅昔日莞草与东莞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图景:男人们汗流浃背收割莞草,女人们“唧唧复唧唧”编织草席、蒲团。后来,我先后三次去到位于沙田的莞草种植基地,一再地感叹如此平凡而毫无特色的这种水生植物,东莞竟以它为名。

  当我穿着高筒胶鞋,一步一惊心地踏入那片茂密的莞草地中时,莞草花正是盛开的时候。一小股淡淡的气味围绕着我,我想如果能够摘上几根莞草插到书房的瓶子里,也足够让一房子馨香整个暑热的夏季。

  莞草成熟后长得很坚韧,需要用专业的破草工具把它一分为二甚至是一分为三。当我明了草席的编织过程以及亲眼见到莞草之后,我终于切身体会到,莞草原来真的不仅仅是一种水草那么简单。

  看过莞草,摸过草席,再听完杨宝霖先生对莞草的一翻考究之后,我已经对莞草有着最起码的认识。90年代出版的《东莞市志》,讲述莞草的文字虽不多,但也有700—800字,涉及到莞草的史料记载、出口数据、发展历史等等。到新世纪出版的市志,讲述莞草的文字缩短到仅为两段200多字。我有点担心,下一次出版的市志,是否连记载莞草名字也没有空间了呢?

  9月底,沙田莞草种植基地迎来了收割,一群小学生跟几位专业的割草人士一起,为5亩莞草操起锋利的镰刀。割草场景的旁边,是一大群的摄影者、媒体工作人员,比割草的人还要多。如果多年后这群学生仍然记得莞草和收割莞草,如果多年后摄影、摄像者们的作品依然流传广泛,我相信,莞草以及与莞草相关的许多记忆将不会随着岁月而流逝。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东莞农业信息网”的所有文字、图片、美术设计、音视频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市农业技术推广管理办公室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东莞农技_底部
首页 | 隐私条款 |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微信公众号

移动门户网
版权所有:东莞农业信息网    技术支持:开普云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转载使用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粤公网安备 44190002000319号   备案号:粤ICP备160487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