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文化 > 精品导读
风流蕴藉白兰花
字体大小: 发布日期: 2015-05-29 15:13 文、图:忆水舍人 责编:

  五月第一天,从一条静僻小路步入初夏,拐角处忽然闻见阵阵浮香,心想,是她了;抬头看,果然,一棵白兰满树花开。

  几条熟悉的老街,更带来从小就亲切的夏季气息:万寿路,南城路,向阳路,运河东二路西二路……路路遍栽白兰花,处处飘下一地碎瓣一天浓香,不由分说兜头熏了行人一身。

  老城多种白兰,是一份乡土标记——她是本地的市花。

  可是,这市花却时常被人搞错,包括官方的宣传介绍,也屡屡误为玉兰,只因两者都有个俗名叫白玉兰。

  白兰和玉兰同为木兰科的白色香花乔木,但白兰为含笑属,玉兰为木兰属。白兰终年常绿,玉兰冬季落叶。白兰花期较长,由春至秋,最盛是在夏日;玉兰主要在春天开花(先花后叶),花期较短。白兰花小而修长,约一寸大小,呈披针形;玉兰花大而丰腴,是白兰的十数倍,呈杯形、钟形。白兰原产印尼爪哇及马来半岛,我国主要在南方种植;玉兰原产我国中部各省及印度,现广泛栽培,但对岭南人来说是北方花卉。

  玉兰是传统重要观赏植物,历来入诗入画,记述繁多。而白兰在古代主流文史中几近隐迹,就连颇全面的清初地方专著屈大均《广东新语》,都没有收录。这是因为白兰传入时间不长,何家庆《中国外来植物》载,此花在清光绪年间才引入中国上海。潘富俊《福尔摩沙植物记》则认为,白兰约莫明代时由华侨引入中国华南,后随郑成功部队进入台湾、遍植全岛,成为“郑氏时代的代表植物”(可巧,刚去过台湾,在郑成功辉煌标志的赤崁楼诸种花木中,就有大棵白兰在盛开),故当地历史上的“玉兰”记载(包括玉兰的别名迎春等),指的其实都是白兰,真正的玉兰近年才有引种。——不仅古代,当今台湾仍流行用玉兰直接称白兰,甚至像刘克襄《白兰》一文,说“白兰真正名字叫白玉兰”,反客为主的讹误不下于本邑。

  白兰虽然不如玉兰那么历史悠久、名声响亮且气度高贵,却有一样别趣:玉兰只宜树上观之或插瓶,白兰则可簪佩于身上发间及随处摆置,夏天妇人采摘白兰花沿街兜售,是从华东到华南到台湾的传统民俗风情;作为著名香花,白兰还形成了种植、出售的产业。周瘦鹃在《花木丛中》、《拈花集》等书记述了这方面的情状,并专门填词记此“卖花声”。

  周瘦鹃《扬芬吐馥白兰花》一文,还写到一个“甜津津的回忆”,说他曾到广州,“瞧见两旁种着的行道树,都是白兰花,不觉欢喜赞叹”,因为白兰在他所居“苏沪一带,只能种在盆子里,娇生惯养”,故盛赞此“南国之花”。

  确实,白兰是华南最常见的行道树、风景树之一,李孝铭《茶用香花志》和谢惠芹《南方花卉》都用“别有一番南国情趣”来形容。其树高扬浓荫,其花雅洁纤丽,特别是炎夏里又浓又清的甜甜花香,令闻者心旷神怡,深受人们喜爱,史丹妮撰文的《花·时间》笔记说,那是“岭南人嗅觉上最诗意最可亲的乡愁”。

  另一处栽种较多的地区是西南。白兰又名缅桂花,此名寓示着可能最初从靠近缅甸的西南传入。汪曾祺的《觅我游踪五十年》,用留恋的笔触回忆抗战时他就读西南联大,客居昆明的风物人事、青春印痕,其中一幕:“院里有一棵很大的缅桂花(即白兰花)树,枝叶繁茂,坐在屋里,人面一绿。花时,香出巷外。”——写得极美。接着的记忆,则是另一番情味:房东老太太让养女搭了梯子上树摘,拿到花市上卖,因为怕房客乱摘她的花,就主动用白磁盘装了一些,给各家送去,“这些缅桂花,我们大都转送了出去。曾给萧珊、王树藏送了两次。今萧珊、树藏都已去世多年,思之怅怅。”

  让人欢喜的美好,最后都容易让人惆怅吧。我也曾在白兰香浮的夏夜繁华街头,因为库切的自传小说《青春》和黄耀明“愿每天青春直到不能”的演唱会,而“与擦身而过的青春打个招呼”。多年后朋友说起这篇文章,仍记得如被那花香带进一种漩涡,怅然若失。

  更曾经,阳台上种过一棵白兰,很是喜爱,后来却死了,而且有着特殊的背景:在一个激荡哀凉、黯然神伤的秋天,她忽然像人一夜白头般一个晚上就黄尽了叶子,猝然耗尽了生命。我甚至感到,她是代我的心去死的……植物,是会感应人的情绪的。

  不过,我后来重新买回了一株白兰,再续幽幽甜香。——还好,这世界有些东西,是能重新接上的。岁月流逝,花香恒在,于是在家中、在街上,每年夏天仍可有欣悦的呼吸:

  烈日炎热,见白兰花开,顿觉清新可喜,仿佛花木知暑,替我迎凉;下雨天,白兰的浓香裹着雨气湿漉漉地飘来,褪去烦闷;暴雨后去开停在树下的车,洒满一车顶的花瓣随风沿路飞扬,人在车中如被花儿裹着前行(这份心帜摇摇,是另一朋友印象深刻的描写);坐在阳台的白兰下读书,花香入卷;摘了并蒂的连叶花儿,用来熏书相伴;闲情时节,在老城的路灯下和静夜的旧公园漫步,满身馨香的树荫人影,踏着满地落花归去的静美一刻……

  对于白兰醉人的芬芳,有人说那是暗香、冷香、静谧之香,有人不同意,认为“白兰的香根本就是明火执仗地香气袭人。”我的形容,则始终还是“浮香”二字:初夏薰风一吹,空气中馥郁浮动,香得人都要浮起来——然后静下去,沉醉,沉静。

  白兰的好,除了这令人赞叹的香,还有形、色皆美,以及树型美观,郁郁葱葱。但要说她最大的优点,我也是经过这么多年最近才总结出:一份素净的风华,低调的奢华。

  此话怎解,要从花叶形态说起。有一年也是五月读《茶用香花志》,见书中点出白兰“开花于当年生枝条的叶腋处”,看到此句,当即凑过去自家白兰树前欣赏一下,果然,花儿都生在叶子与茎枝连接所夹的角落,如被枝与叶环抱着共同呵护,有一种悄然的风情。后来知道,郭沫若的《百花齐放·白兰花》诗,也专门写到叶子“护惜着花朵”的情形。

  至于花本身,白兰绽放后纷披舒张,也很好看,但更动人的是初开之际,花瓣甫展而又未完全打开,好比美人纤纤兰指轻弹般可爱,当人们闻到花香寻去看时,这优雅的形状使人联想到:“白兰犹如感情含而不露的少女,决不轻易放声大笑”,“总是芳唇微启的。”(劳伯勋《南国花讯·南国白兰飘远香》)

  其色亦然,子梵梅《一个人的草木诗经》有很好的描述:“花朵娇小玲珑,舒服的象牙白,是真正的‘洁’,而不是耀眼或单调的‘白’,一朵朵幽香芬芳,不可亵玩。”因而赞美她:“貌不惊人却素雅清香”,“就像一些书或人,处当处之所,适自适之人,足矣。”

  ——含而不露,不耀眼,不炫人,是为素净的风华。更显内敛的是,因白兰树非常高大,可达近20米即五、六层楼高,娇小的繁花掩映于高枝密叶间、且被呵护于叶腋角落,若非闻香抬头,一般不会留意到。花形花色如此不事张扬,但悄然散发的芳香极为盛大,笼罩满街,飘扬广远,是为低调的奢华。

  白兰的这种好处,像极了岭南的特质:躲在枝叶深处貌不惊人却自适其适,是其历史文化地位的写照;然而一方面含蓄内秀,温润蕴藉,另一方面又清香横溢,馥郁热烈,流风所及,沁人肺腑。

  是风流的,也是蕴藉的,这般可亲的君子妇人。

  2015年5月中旬撰毕,时自家阳台的白兰花,千娇百媚。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东莞农业信息网”的所有文字、图片、美术设计、音视频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市农业技术推广管理办公室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东莞农技_底部
首页 | 隐私条款 |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微信公众号

移动门户网
版权所有:东莞农业信息网    技术支持:开普云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转载使用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粤公网安备 44190002000319号   备案号:粤ICP备160487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