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解读三农
农业供给侧改革期待保障体系的提升
字体大小: 发布日期: 2017-07-14 来源:中国农业新闻网 责编: 李敬钊

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当然不是简单地把玉米面积减下来,还有许多制度和体系安排。产业体系、收储体系、市场体系、金融体系、法规体系、政策体系等等都有改革的任务。而农业保障体系建设又有一个在各体系功能之上重构的特点,所以结构性改革任务艰巨。前不久,在大连商品交易所举办的“2017年国际农业风险管理论坛”上,来自美国的经验给了我们启示,各体系间的融合是结构性改革的任务,而打造一个具有灵活性、实用性和可持续发展的供给侧是改革的目的。

发展现代商品农业,必须要有强大的农业保障体系的覆盖。产业体系追求的是增产增收,保障体系保护的是再生产能力。我国农业保障长期以来主要靠政府财政支付,尤其是最近十几年,财政补贴年年增加,政府保护价收储品种逐步增多,灾害补助也是每年都有一个巨大的预算。我国农业保险市场是2007年步入快速发展阶段,虽然目前三大主粮作物平均承保覆盖率超过70%,已接近发达国家水平,但保险业经营水平还有很大差距,尤其是我国农业收入保护险即价格保险才刚刚开始试点。

美国农业保障体系建设从1938年出台的《联邦作物保险法》起步,到1995年收入保险项目启动。由灾害保险到收入保险,也是用了近60年的时间。但是近20年的收入保护险给农业发展带来的变化超越任何阶段。而收入保护险之所以能在美国迅速发展,也是因为建设了一个结构性的制度框架。首先是法律建设,其次是政策改革,三是市场完善。收入保险需要有公认的价格坐标。美国的期货市场,由于有产业各个环节以及投机商的有效参与,其远期合约形成的未来价格走势具备了社会契约性质,成为政府风险管理的重要工具,农业收入保险就是美国农业部风险管理局与私人保险公司根据期货市场价格来确定保费标准的。公开、透明、有效的期货价格是美国收入保险承保理赔的依据,也是险种得以顺利运行的基础。保险+期货的背后还+政府+法律+市场,这种融合形成的结构具有极大的稳定性。政府通过保险手段支持并保护农业生产,农场主通过保险与期货市场锁定收入预期。稳定推动发展。

我国期货市场建设也有20年了。大连商品交易所2004年9月22日也上市了玉米期货合约,但是玉米的供给侧结构性问题还是在眼皮子底下发生了。究其原因,是我国农产品期货还没有融入到产业链中去。企业参与度低,就别说农户了。美国也有小农户,他可以通过买保险就进入了期货市场。我们的保险和期货是不融合的。对于生产者来说,期货市场的最大作用是未来价格对于结构调整的指导,如果粮食生产有补贴,收购有保护,再加上经营面积小,期货市场对他们来说就没意义了。下一步改革是逐步取消和完善财政补贴,减少政策对生产的影响,转向通过支持市场化手段保护农业。而保险就要从单纯的自然灾害保险向收入保障保险转向,承接政府改革的任务。

收入保护是一种社会性保护,因此也是政府主导的保障项目。美国从上世纪30年代开始建设“农场安全网”并不断改进提升,到目前,整个农业风险管理体系的核心就是美国农业保险计划,占政府预计总支出的65%。其中收入保险保费金额占比高达83%,农民参保率也在80%以上。政府对农业保险的保费补贴比例长期稳定在62%左右。2014年推出的新法案决定,取消每年近50亿美元的农业直接补贴,在未来10年新增70亿美元左右的预算扩大保险补贴额度;另一方面体现在组织保障,美国政府设立联邦作物保险集团和农业部风险管理局,两块牌子一套人马,通过联邦作物保险集团制定条款、提供保费补贴、承担再保险、管理项目运作等只能实现统筹协调,保证农业保险体系的良性运转。

收入保险具有社会管理的功能。美国收入保险保障的预期收入是预期价格和预期产量乘积的一定比例,一般在50%-85%范围内选择。也就是说农户选择的保障范围越大,意味着保障水平越高,农民自身承担的保费就越多,政府补贴的保费金额就越少。这一方面体现了保险的损失补偿原则,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更好的防范道德风险,同时也不会破坏市场本身对种植结构、供求结构的调整机制。换言之,保险不是保障你有高收入,而是保障在遭受损失时有基本的补偿和恢复再生产的能力。要把粮食卖出好价钱,那就可以通过期货市场进行套期保值、基差贸易、买卖期权等方式对认可的收粮价格提前锁定,获得较好收益。这就是美国农民的“保险+期货”的多层次农业风险管理格局。

这样的保障体系使新一代美国农场主发生了巨变——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产业化。这次参加大商所论坛最年轻的两位都是美国的第五代农场主——来自爱荷华州39岁的美国MBS家庭农场集团总裁凯尔·迈尔曼和来自伊利诺伊州44岁的斯维交易公司总裁安德鲁·史斯勒。他们的专业化不是种植养殖技术,而是在农业风险管理上“四会”——会使用农产品期货期权,会选择使用农作物保险,会利用农业贷款和融资工具,会进行现货期货交割。

凯尔·迈尔曼2000年获农业研究学士学位。2000年至2005年,他先后任职于安万特公司、拜耳公司,2005年加入FMC公司担任销售代表,同时开始参与MBS家庭农场的经营。1982年农场只有168英亩,现在发展成为一个农场集团公司,下设7个实体公司,租种着两个州十几个郡的100多个土地业主的2万多英亩土地,预计2025年会达到4万英亩。凯尔开创的MBS新时代是“能动风险管理”时代——聘请的经理毕业于顶尖农业院校,农场管理运用数据管理系统,交易通过场内期货期权,外延服务是农业咨询和交易。他认为农场可以通过销售农资、作物保险、定制服务、运输产品以及土地代管等多种方式盈利。依托产区内的两家玉米乙醇加工企业,凯尔实现了每蒲式耳玉米基差节省了20美分、玉米运输成本降低了50%、农场的仓储能力扩张了500%、卡车运输业务得到稳定收益等效益。同时,他签约的专业农业顾问为农场设计的风险管理方案成效显著:通过保险和期货市场运作,由几乎全部种玉米改为种用大豆、饲用玉米、非转基因大豆等订单生产模式。他的理想是为家庭打造农场——将来所有农场员工的孩子,无论选择哪一条职业道路,都可以在家庭农场找到用武之地。

斯维交易公司总裁安德鲁·史斯勒成为农业顾问的典型代表。他出生于伊利诺伊州的家庭农场,1998年获农业经济学士学位后,开始在一家粮食公司的多个购销站和大豆压榨厂工作。他曾成功地指导一家购销站一季向美国湾区等港口运送了1200万蒲式耳玉米和300万蒲式耳大豆。2000年他就职于瑞富期货经纪公司,成为职业经纪人、交易人,指导了15家乙醇加工企业对玉米原料及产品进行套保。2006年他加盟罗奇农业市场咨询公司,持有商品期货经纪人和农业保险经纪人双执照。2014年,安德鲁成立了斯维交易公司。他经常应邀在政府和行业会议上发言,也是各大媒体的市场评论员。如今的他,“在保险领域开展多项工作,进行多种风险管理,做各种期货期权交易,经常和农民打交道。”像安德鲁这样的保险代理,美国有13000多人。在他们的努力下,“2016年,伊利诺伊州玉米作物收入保险覆盖率达95%,玉米收入险责任水平在80%到85%。”安德鲁要在期货市场价格与生产成本、保险价格三者的博弈中捕捉农场的利润点。他利用市场上提供的大量风险管理产品做大量的组合交易。他说,“这种操作追求的不是赚钱而是避险,尽可能以高于生产成本的价格销售。”

政府在行动。2013年,“家庭农场”概念首次在中央一号文件中出现。2016年,扩大“保险+期货”试点首次见诸一号文件。今年一号文件在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框架下,再次强调推进农产品期货、期权市场建设,稳步扩大“保险+期货”试点。市场期盼政府的具体计划早日出台。从交易所牵头组织的试点来看,效果良好。

最早试点的是大连商品交易所。该所2014年组织有关期货公司在东北三省尝试利用场外期权管理玉米、大豆价格风险,探索出义县模式、嫩江模式以及长岭云天化模式。2015年又支持8家期货公司开展了针对玉米、大豆、豆粕、鸡蛋等4个品种的9个试点项目,其中就包括与保险公司合作推出的国内第一单玉米期货价格保险和鸡蛋期货价格保险。具体运作是保险公司将设计好的农产品期货价格保险产品卖给农户,然后通过购买期货公司风险子公司的场外期权将风险转嫁给期货市场,类似于期货市场给保险公司提供了“再保险”。2016年试点拓展到大豆、豆油、豆粕、玉米、淀粉、鸡蛋等6个期货品种12个项目。其中1个大豆试点、7个玉米试点最终申请理赔,并获得赔付。今年,大商所又增加了试点力度,补贴投入近7000万元。

通过这次论坛,我们看到了国家农业保障体系是如此复杂,运行和支付需要的财政补贴成本是如此巨大。我们也看到了,在高度社会化的保障体系下的农业发展将是越来越理性,农业现代化也是越来越真实。我们还看到了,保障体系建设是发达国家推动农业现代化发展的有效手段,也是我国面对新的发展形势的必然选择。现在,需要政府强力推动结构性改革,让我们的农民早日实现保障梦。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东莞农业信息网”的所有文字、图片、美术设计、音视频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东莞市农业技术推广管理办公室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东莞农技_底部
首页 | 隐私条款 |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微信公众号

移动门户网
版权所有:东莞农业信息网    技术支持:开普云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转载使用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粤公网安备 44190002000319号   备案号:粤ICP备16048765号